班级文章
  • 台历情怀
  • 作者: 吕如茵时间: 2018/1/9 20:57:42分类: 分享
  • 台历情怀

       我不喜欢挂历,一月一张。我喜欢台历,一天一页。

       旧台历的使命马上就要完成了。它曾经干净平整,却被我像揭云片糕一样一层一层的从台历架的右边翻到了左边,直到被我翻了个底朝天,变得臃肿杂乱。今儿是最后一天了,它有点心神不定,尤其是看到桌子上我买回来的新台历,它越发慌乱,焦躁不安,甚至于不顾形象了。

      要扔掉了,我十分不舍的再次翻看着旧台历。它也曾生如夏花,如今却老态龙钟,不修边幅。但它应该是充实的,因为每一页上都有或多或少我的笔迹,那是我请它帮的忙,提醒我日事日毕。各种数据、文字、符号,不断的被我纹在它的身上、甚至脸上。每天早上它都是洁净的,但不消半天就被我弄得灰头土脸,面目全非。它一点也不嫌弃,有时还要把自己折个角以示我事情的重要。它经常反客为主,对我的工作评头论足,尤其喜欢用“对勾”对我的工作表示认可。对我疏忽或松懈的事儿,它会连续好几天提醒我,还要用上黑体的三角形符号,直到我做好了它才会长舒一口气,放心的翻到下一页。

    如此一来,台历却不只是台历了。对我而言是方便记事,对它而言却有了责任感,那就是每天督促我,甚至是考核我,如同一个老师,一位长者。每一页上的记录,都是我一年中走过的痕迹,有酸甜,有苦辣,有失去的懊恼,也有收获的愉悦。偶尔哪天出现的空白,十分刺目,仿佛是一张生命的白条,我知道,它一天也不愿意虚度。

    墙角的垃圾桶,张着黝黑的大嘴,象一个时间的黑洞。它正饥饿的等待着,等待着咀嚼点什么。旧台历颤抖着,极力退缩着,它知道,那黑洞不仅能吞噬掉它的躯体,还会抹去它的记忆。可是记忆对它而言,那就是灵魂,没有了灵魂还能叫做台历吗?

    阳光射进房间。书柜的小玻璃窗一尘不染,一个苍老的身影笔直地站在窗前,它欣慰地盯着书桌,它眼神还不错,它清晰地看到那本翻开的新台历,上面写着:一月四日,星期一。

    它知道,这是新年的第一个工作日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吕新生

    2016-01-04

     

  • 阅读全文(7) | 回复(0)
回复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表回复
用户名   密码
隐藏(仅管理员和作者可见)